工人日报 北京紧抓疏解非首都功能

时间: 2017-09-12 来源: 作者: 最新网址 点击:

  两高联手“重拳出击”,以发布司法解释的方式,进一步明确规定14种情形属于《刑法》规定的“严重污染环境”;明确规定8种情形应当对负有监管职责的公务人员认定“环境监管失职罪”,用刑罚手段打击环境监管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同时,该司法解释还明确了“有毒物质”的范围和认定标准。这些标准明确具体、操作性强,有望解决此类案件办理中的取证难、认定难问题。

  从6月19日起,私设暗管或利用渗井排污,将被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犯罪;导致三十人以上中毒将被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犯罪;致使集中饮用水源取水中断12小时以上,也将被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犯罪……来自本报的报道显示,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6月18日出台的司法解释,将14种情形列为应当被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的犯罪。这意味着,无论是个人还是单位,只要实施这14种行为其中之一,将被判处刑罚并苛以罚金。

  疏解突围

  本报记者 闫雪静 巩峥

  清洁的饮水、干净的空气、无害的土壤,每个人的生活都离不开。然而,一些地方,雾霾天、颜色河、重金属超标土壤近年来却成了公众头疼的现实环境。6月19日公布的一项统计显示,5月份,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平均达标天数比例为27.4%,重度污染以上天次占8.7%。2005年,国家环保部门曾披露,流经城市的河流90%的河段都受到比较严重的污染,全国75%的湖泊出现了负营养化的问题。而直接关系着粮食安全的土壤重金属超标问题也频频见诸报端。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让每个人都成为受害者,也让更多的人关注环境保护问题。

  但是,查处环境污染行为面临“取证难、鉴定难、认定难”,导致污染环境者被处罚或被判刑者少之又少,“破坏环境违法成本小”的状况长期存在,一些环境污染事件中监管不到位甚至监管缺位现象严重。

  上述问题引起最高立法机关的重视。2011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将“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调整为“污染环境罪”;降低了入罪门槛,将“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修改为“严重污染环境”;扩大了污染物的范围,将原来规定的“其他危险废物”修改为“其他有害物质”。

  为了让这一更加严厉的法律规定落地,两高此次联手“重拳出击”,以发布司法解释的方式,进一步明确规定14种情形属于《刑法》规定的“严重污染环境”;明确规定8种情形应当对负有监管职责的公务人员认定“环境监管失职罪”,用刑罚手段打击环境监管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同时,该司法解释还明确了“有毒物质”的范围和认定标准。这些标准明确具体、操作性强,有望解决此类案件办理中的取证难、认定难问题。

  比如,过去认定环境污染犯罪得有个结果,而该司法解释规定的14种情形中,有的只要有相应行为,就可以定罪。比如,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私设暗管或者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等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的……上述行为,无论是否发生危害结果,都要定罪。

  鲧治水无功而返,失于堵;禹治水遗泽千年,成于疏。

  北京“超载”,经济社会发展诸多要素处于“紧平衡”状态。根源何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一语道破:问题多,根源在于功能过多。

  解困局,疏解势在必行。如何疏?总书记“2·26”讲话明确了北京的城市战略定位: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这就为北京要强化什么功能、疏解什么功能指明了方向。

  两年来,北京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在国家战略统筹下,依托京津冀乃至更广阔的空间,瘦身健体,走出了更大的天地。

  1

  壮士断腕,痛撤“家底”

  2014年11月,“北齿”关停最后一台运转的机器,从北京定福庄搬迁至河北黄骅汽车产业园区。

  厂子搬走那天,刘明海万般不舍,16岁进厂,27年青春岁月在这里度过,踏上开往黄骅的班车,他偷偷抹去两行热泪。

  2015年6月,当记者在黄骅厂区见到刘明海时,他却顾不上再谈乡情。高大宽敞的车间里,新引进的德国格林森磨齿机等待他去调试。“这是国际最先进的齿轮加工设备,它加工的精度比头发丝还要细7倍!”新厂轻装前进,让这位“技术控”如鱼得水,大展才华。

  “北齿”是北京齿轮有限公司的简称,与新中国同龄。它的发展变迁,就是北京工业制造业的缩影。

  新中国成立,北京从“一穷二白”点滴积累,有了纺织业、机械加工业、炼钢业,而后又有了汽车制造业。到2013年底,制造业39个大类中,北京就占了35个, 其中,13个工业行业还存在聚人多、占地多、高能耗、高水耗、高污染的问题。

  这是积半个世纪攒起来的厚重“家底”,却不能再抱着不放了。两年前,总书记明确指出:“如果仍是抱着老目标,守着老机制,继续走老路,不断招商引资、不断扩充城市功能,就挡不住人员趋之若鹜、房价持续上涨,交通也会越来越堵,水资源会更加短缺。同时北京对周边地区人才、资源的‘虹吸效应’会越来越大,天津、河北发展面临的压力会更大。”

  市委书记郭金龙说:北京,要以“壮士断腕”的心态实现凤凰涅i谩?/p>

  像做外科手术一般,痛撤“家底”。

  曾经的支柱产业汽车制造业疏解了,北京现代四工厂已在河北沧州黄骅正式开工,今年投产后,预计年产小汽车30万辆,发动机20万台;

  北京工业的象征——首钢疏解了,首钢京唐二期项目已启动,为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再次助力;

  当年千方百计招来的央企也疏解了,行业龙头凌云建材化工公司搬到邯郸武安工业区,成为首个整体搬迁的央企制造业项目;

  ……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本市工业向河北转移项目逾80个,总投资额约1368亿元。仅去年,转移至冀的工业项目就完成投资约600亿元,相当于本市2014年规模以上固定资产投资额。

  而对于高能耗、高水耗、有污染的项目,北京不甩包袱,就地淘汰。到2017年,要退出污染企业1200家。

  疏解存量的同时,严控增量。

  2014年7月,全国首个以治理城市病为目标的“产业限制目录”制定出台,北京中心城区不再批准建设展览类设施,以及酒店、写字楼等大型公建项目。东西城不再批准建立设置床位的医疗机构,现有医疗机构的床位总量和建设规模也不再扩大;朝、海、丰、石四区,在五环内禁止新建综合性医疗机构,不再增加政府办综合性医疗机构床位总量。

  次年“目录”修订,实施了更加严格的产业准入标准,涉及599项,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比例由32%提高到55%。城六区执行了同样的禁限措施,禁限行业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比例提高到79%。

  截至2015年11月底,北京不予办理的工商登记累计已达12300多件。

  2

  移走“磁石”,走出怪圈

  元旦刚过就买好回安徽老家的火车票,接下来到过年前这段时间,隋文家一直往返于京津两地搬家。搬家,因为北京的批发业态正在经历一场大变革。这位四十多岁的皖北汉子,就是变革的万千见证者之一。

  二十年前,隋文家只身闯荡北京,落脚丰台,当年5月,木樨园的大红门服装商贸城破土动工,从此干上服装鞋帽生意。不久,商贸城周边,天海、新世纪、京温等20个大型服装批发市场陆续建立,他随之扩散布点,摊位增加到五六个。十年之后,他又在“动批”扩大地盘,把一家老小四口人都接到北京。

  隋文家身边的商人,大多有着和他一样的经历。批发业态像磁石一般,聚人、聚物、聚车流……再扩、再聚。

  南三环大红门商圈,聚集服装、鞋帽批发市场45家,商户万余家,从业人员逾10万人,是北方最大的服装集散市场;“动批”以弹丸之地聚集了12家市场,日均客流量高达六七万人;西直河石材市场踞东五环一隅,聚550家企业、3000余个体户……

  生活在周边的市民,没有享受到采购的便利,却承受着市场膨胀之痛:人流密集、交通拥堵、治安隐患,“城市病”屡治无果。

  批发业态也和城市的发展与需要日渐背离。迁移,是大势所趋。

  去年初,“动批”的天皓成服装市场率先关停。很快,“时尚天丽”“信德时代”等市场相继闭市。隋文家日渐感到,自己所在的“聚龙”市场也到了该“散场”的时候。政府引导商户和津冀商城对接,他和几位老乡赶紧选择了天津电商城作为下一站。去年年底“聚龙”闭市前,隋文家就已在天津盘下了新店。

  “动批”累计撤闭7个市场主体;大红门关停方仕鞋城等7家市场;新发地批发市场仓储物流功能疏解转移,首批300余家商户落户河北高碑店;百荣世贸商城外迁商户730个;雅宝路市场1400余个摊位、4.4万平方米经营面积也开始了疏解……

  去年全年,全市共撤并升级清退低端市场150家。

  不仅仅是批发市场。如“磁石”一般聚集人流物流的区域性物流基地、部分教育医疗公共服务设施、部分行政性和事业性服务机构,也都在疏解之列。

  全市88家三级医院年诊疗超过2亿人次,儿童医院、天坛医院等全国知名医院中,来自全国的患者就诊比例超过70%,周边省份就医占到56%。

  眼下,同仁医院亦庄院区、北大第一医院大兴院区等项目有序实施;北京儿童医院正式接管保定儿童医院诊疗;朝阳医院、天坛医院先后与河北燕达医院签订合作协议,共建脑科等诊疗中心,燕达医院门诊住院数量增长了近一倍。北京辖区约50家医疗机构已与河北省60余家三级医院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合作。北京建筑大学、城市学院的疏解正在进行中……

  通州北京行政副中心也在加紧建设,86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中已开工29个,2017年将有明显效果。

  3

  借力市场,顺势而疏

  站在十八里店西直河“石材大世界”门前,李德福眼见着自己经营了12年的石材批发企业在隆隆的拆除声中,轰然倒下。这是2015年1月15日。

  时隔一年,李德福的两家石材加工企业已经顺利在河北香河落地,投入生产。再次回到西直河时,成片的林子让他迷了路。

  “搬得正是时候,这步棋算是走对了!”李德福感慨道。2002年,他来这儿投资时,一亩地年租金两万元。地方宽敞,交通便利。13年过去,东五环亦是寸土寸金之地,水电、人工成本飙升。“最受不了的是交通!我们运货的都是大车,经常堵得水泄不通。有一次堵了5个小时,耽误了一笔出口生意,直接损失就是几十万。”

  2014年10月,李德福获悉,政府有意腾退西直河市场。“乡里找我们开座谈会,我说,你不让我走,我自己也打算走了。只想提一个请求,做批发的讲究人气,最好别把这个市场拆散了。”

  政府已经想到了前头。疏解不是一道公文了事,而是借市场之势,以“嫁女”的心态,帮商户寻找承接地。十八里店乡政府出动数路人马,多方谈合作,最终,香河、易县等地直接把招商办设进了西直河村,现场帮商户“搬家”。

  短短一年时间,西直河550家石材企业、3000余家个体户顺利疏解。“你应该去看看我的新厂子。”李德福说,“规模扩大了一倍,而且还采用了净化空气的除尘设备,加装了水循环过滤设施,生产能力和环保标准都大大提高,完全是现代工厂的标准!”

  疏解积聚了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资源,不是一纸公文就能办到。市委市政府为疏解指明工作方法:要坚持市场与政府两手用力,既发挥政府规划、政策的引导作用,又发挥市场的主体作用。

  两年来,本市已累计组织京津冀产业对接活动60余次。

  一个多月前,大红门、动批等市场的800多商户分乘两趟“专列”,赶赴石家庄参加商贸对接会。今年4月30日,位于石家庄市长安区西兆通镇的乐城国际贸易城一期就将完工交付商户。

  在北京打拼了10多年的吴常见听说了这次对接会,早早就报了名。“生意越来越难做,在北京人工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吴常见说,“搬的心早有了,现在,政府还组织我们参加各地洽谈、对接会,白沟、永清都去过,当地都乐意挖我们这些大红门商户呢。”

  政府规划,疏解转移按照京津冀三地的产业定位来实施,通过三地合作平台,既有政府间合作实现的集中疏解,还有区域内市场主体根据发展实际,自主选择。

  这盘局布好了,疏解应势而动。

  动物园、大红门、西直河等市场商户正在向廊坊永清、保定白沟等地疏解,助力河北打造全国现代商贸物流基地;北京汽车制造业转移河北黄骅,一个新兴的汽车城正在崛起……

  4

  腾出空间,绿色发展

  沿京密路一路向东北,出了五环,就是朝阳区孙河乡。打小生长在温榆河畔,50多岁的赵甫回忆道:“小时候,河里有水,林子密得不透风,我们常在里面撵兔子。”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河干见底,陆续来了不少开砂石场的。砂挖空了,又来了开废品收购站的,垃圾直接埋在砂石坑里。人聚得多了,民宅变成了出租大院。最多的时候,这里聚集了35家砂石场、33家出租大院、上百家废品收购站。“脏乱差就别提了,尘土、异味,窗户都不敢开!”赵甫说。

  去年6月,孙河乡打响环境整治战,砂石场、废品站、出租大院全部拆迁腾退。

  前脚刚拆完,后脚就有企业来谈合作,看中的是这里距机场仅十余公里的地理优势:“我们没污染,就是做物流。”然而,孙河乡政府却一律拒绝:“腾退的土地全部还绿于民,开春就要开始湿地修复工程。”乡里负责人说得好:“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生态环境好了何愁没有发展。”

  有所不为,是为了更好的有所作为。

  随着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稳步推进,北京也在绿色发展部分加重了笔墨,促进“退”与“进”、“舍”与“得”、“破”与“立”的有机统一。变“集聚资源求增长”为“向疏解功能要空间”,真正践行结构更优、质量更高、效益更好的发展。

  卸下“大而全”的工业包袱,北京得以加大压减燃煤力度,重拳治理大气。去年,城六区基本取消了燃煤锅炉房;今年,将全面建成四大燃气热电中心,新增清洁供热能力近1亿平方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基本实现生产用能清洁化;到明年,全市燃煤总量将控制在1000万吨以内,全市PM2.5年均浓度比2012年下降25%左右,市民将会看到更多“北京蓝”。

  剔除了污染源,北京的水将更清澈。今年,本市将完成1460公里河道治理,恢复河湖水系,改善水体水质;到2020年,中心城区污水处理率将达到99%以上,新城污水处理率将达到95%以上。城市将更有“灵气”,水秀而可近。

  腾出了空间,更多绿色将在城市周边生根发芽。北京正在推动建立环首都国家公园体系,成为一道绿隔、二道绿隔之外的第三道绿环。同时,城市中心区多元增绿和规划建绿也将全面展开,市民将享受到更多的亲绿空间。

  此外,这一司法解释还降低了一些犯罪行为的认定标准,比如该司法解释规定,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三人以上轻伤或者一人以上重伤的,即构成污染环境罪;致使一人以上死亡的,即应当认定为“后果特别严重”。而2006年的司法解释规定,“致使三人以上死亡”,才能认定为“后果特别严重”。这一变化,突出了从严打击环境污染犯罪的立法精神。

  1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上通过的《人类环境宣言》提出:“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和福利的生活的环境中,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权利,并且负有保护和改善这一代和将来的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并首次提出了“建设美丽中国”的美好愿景。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严厉的法规约束下,在各方的通力合作下,伸向美丽环境的“黑手”能够被及时斩断,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能够一天比一天更好。

  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正在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中焕发活力。而且,她必将获得一个全新的未来。

  标题题字:章巧珍 栏头设计:傅X

太阳城娱乐http://www.kmfcw.net/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博彩公司》 => 《工人日报 北京紧抓疏解非首都功能
本文地址:http://www.jnxjb.com/bcw/9130/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http://www.jnxjb.com》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声明: 本文由(http://www.jnxjb.com)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工人日报 北京紧抓疏解非首都功能